笔记

林语堂眼中的牛津大学

1、牛津的校园

你到了牛津大学,就同到了德国一个中世纪的小城一样。有僧寺式的学院,中世纪的礼堂,古朽的颓垣,弯曲的街道,及戴方帽穿袈裟的学士在街上走,令人恍惚如置身别一世界。我初到牛津。住在一间十五世纪的旅馆。这旅馆还是英国乡下客栈的遗形,入门便是一个不方不圆铺石子的庭院,大概就是古时停马车之所。找到了账房领我由小小的楼梯上去,拿出一把五寸多长的钥匙,开一间小小房间。我一窥看,不但没一品香的汽炉,就是冷热自来水都没有,我觉悟了,我是身临素所敬仰怀慕世界著名的最高学府了。

2、牛津的教授

正教授的职务,规定每年演讲至少三十六次。此外有许多支薪而不做事的研究员(FELLOW),分庭抗礼,占据各书院的楼房居住。比如众魂学院(ALLSOULCOLLEGE)就全被这些支薪不做事的,由大学倒贴他们读书的先生们住满。这班先生们高兴时演讲,便出一通告;演讲不演讲,也没人去理他。他们虽然不许娶妻,过和尚生活,但是养尊处优,无忧无挂,暑假又很长,生活真太舒适而优美了。除了看书,吸烟,写文章以外,他们对人世是不负任何义务的。学生愿意躲懒的,尽管躲懒,也可毕业;愿意用功的人,也可以用功,有书可看,有学者可与之朝夕磋磨,有他们所私淑的导师每星期一次向他吸烟谈学——这便是牛津的大学教育。

3、牛津的师生关系

李格说:“据说这层神秘之关键在于导师的作用。学生所有的学识,是从导师学来的,或者更好说,是向他学来的:关于这点,大家无异议。但是导师的教学方法,却有点特别。有一位学生说:‘我们到他房间去,他只点起烟斗,与我们攀谈。’另一位学生说:‘我们同他坐在一起,他只抽烟同我们看卷子。’从这种及别种的证据,我瞭悟牛津导师的工作,就是召集少数的学生,向他们冒烟。凡人这样有系统的被人冒烟,四年之后,自然成为学者。谁不相信这句话,尽管可以到牛津去亲眼领略。抽烟抽得好的人,谈吐作文的风雅,绝非他种方法所可学来的。”

4、牛津的考试

“所以仰慕牛津的理由就是这个地方,还未受了一种衡量成绩的风气,未沾染上驰鹜于看得见,可以示人的“能率”的热狂。牛津大学整个制度,是叫贤才占便宜,而让凡庸愚钝者自己去胡闹。对于愚钝的学生,经过相当时期,牛津大学也赏一个学位,这个学位的意义,不过表明他吸过牛津的空气而未坐狱。社会对于多数的学生也只能期望如此而已。但是对于有天才的学生,牛津却能给他很好的机会。他无须踏着步等待最后的一双跛脚跳过篱笆,他无须等待别人,他可以随意所之,向前发展,不受牵训。如果他有超凡的,才调他的导师对他特别注意,就向他一直冒烟,冒到他的天才出火。

5、牛津的风格

牛津太不会迎合世界潮流了。因为他不会迎合潮流,所以五百年间,相沿而下,仍旧能保全他的个性,在极不合理之状态中,仍然不失其为一国最高的学府,一国思想之中心,所以“牛津学生走路宛如天地间惟我独尊”,这种精神求之于中国,惟有康有为,辜鸿铭二人而已。革命的人革命,反革命的人反革命,大家不要投机,观察风势,中国自会向进步走来。

Posted: 九月 23rd, 2011
Categories: 分类
Tags:
Comments: No Comments.